寻觅真品:中国藏家全球网罗遗失文物

点击次数:2789   更新时间2021-09-29     【关闭分    享:
伦敦——我们对艺术市场的观感,常常是由西方最著名画家、雕塑家作品的高昂价格来定义的。但是,另一种文化也可以激发惊人的销售额。 上个月在香港苏富比(Sotheby’s)拍卖行,一件18世纪的中国皇家御制“虞美人”彩瓷碗以216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在同一场拍卖会上,一件也被认为属乾隆年间御制瓷器的华美吉庆有余花瓶则以1900万美元成交。 受经济增长的鼓舞,中国经销商和收藏家自2000年代中期开始一直在为他们国家过去的精美艺术品出高价。但今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古董市场开始沉稳起来。 香港苏富比中国艺术品秋拍的299件拍品中只有不到一半找到了买家。在对乾隆吉庆有余瓶的宣传中,拍卖行称它与2010年在伦敦一家小拍卖行拍出天价5160万英镑的花瓶原属一对,如今重现人间。当时那名北京的投标方始终未为该花瓶付款,2013年花瓶被私下卖给了另一个买家,售价在3200万美元到4000万美元之间。这只据信为一对中“另一半”的花瓶此次在香港拍出的1900万美元,要比之前的价格低很多。 “人们非常挑剔,”伦敦佳士得(Christie’s)中国艺术资深专家何玉清(Kate Hunt)说,这家拍卖行周二举办了一场拍卖会,属于名为“亚洲艺术在伦敦”(Asian Arts in London)的年度系列展览、拍卖会与讲座中的一部分。 埃斯卡纳齐最近将一件宋代木刻佛像卖给了阿布扎比卢浮宫。 via Eskenazi 佳士得的这场拍卖拍得870万英镑,320件拍品成交的将将超过一半,反映了香港市场的挑剔。 “价格泡沫在2015年破裂了,”何玉清提到了中国股市暴跌那一年。她还说,北京最近缩紧资金流出,使得中国买家很难在欧美拍卖会上为顶级拍品买单。“但市场已经成熟,”她说。“并且中国人喜欢东西有老英国出身。” 随着自己国家的市场充斥伪造品,中国人向欧洲寻求那些有真品保证,且历史上归他们所有的艺术品。 伦敦佳士得的现场拍卖包括了来自著名东方艺术学者詹宁斯(Soame Jenyns)的24件收藏,詹宁斯于1931至1968年担任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策展人。对于涌入这些伦敦拍卖会的中国经销商来说,这是一个诱人的出处,并且,本周在该城有很多拍卖会有待发现,他们用手电筒照射着瓷碗和花瓶,用手机拍摄照片。 该系列拍品中的明星无疑是一件15世纪的镀金青铜佛坐像,估价15万至20万英镑。据佳士得称,这件拍品的亮点在于铸造的品质,此外还罕见地保住了原有的密封底座,它以超过190万英镑的全场最高价拍给了一位亚洲竞拍者。 在“亚洲艺术在伦敦”布展的经销商罗杰·凯弗恩(Roger Keverne)当时在拍卖现场。“我的两位中国客户询问了这件东西。他们做复兴佛教的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凯弗恩说。“文化大革命企图彻底消灭它。但他们现在想要提升这种文化。这是一种回归。” 伦敦经销商觉是轩的一场展览上,一件刻有大象图案的清代砚台。 via Priestley & Ferraro 中国买家近年开始关注佛教造像这个冷僻的领域,2014年这种雕像曾创下300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这种热情在佳士得专家何玉清看来是市场成熟的表现。 参加“亚洲艺术在伦敦”的43家经销商之一埃斯卡纳齐(Eskenazi)公司创始人朱塞佩·埃斯卡纳齐(Giuseppe Eskenazi)说,他从1972年开始就在购买中国佛教造像了。 “我主要卖给英国和美国的藏家,也卖给美术馆,”埃斯卡纳齐说。“它在中国没有人欣赏。不受重视。但现在年轻的中国藏家迷恋它。” 埃斯卡纳齐最近将一件威严的宋代木刻佛像卖给了阿布扎比卢浮宫。这件文物在画廊2014年的一次展览中标价2500万美元。本周,该画廊展出了中国历史上的混乱时期魏晋南北朝(3世纪~6世纪)的文物,它们来自好莱坞的艺人经纪人诺曼·库兰(Norman Kurland)四十余年的收藏。 库兰的收藏主要集中在陶俑——传统上,中国人认为拥有陶俑是不吉利的——以及安详的石刻佛雕,可以被视作一种偏西方学者的口味,但在周一晚上的观展活动中,有许多中国人慕名而来。画廊方面表示,截至周三,38件展出文物当中已经有数件卖给了中国藏家,包括三件佛教文物。其中有一尊6世纪的石灰石半身佛像,售价超过100万美元。 伦敦其他的文物经销商也举办了各种专题展览。觉是轩(Priestley & Ferraro)展出了20件以大象为主题的中国艺术品。在云南,这些动物是保护物种,长期以来,它们因坚定稳重的品质而一直受到中国文化的推崇。 英国威立士拍卖行拍卖的一件宋代青白瓷碗。 via Woolley & Wallis Salisbury Salerooms 在该展览一些价格没有那么贵的文物中,一件年代不详、刻有大象图案的美丽砚台迅速以1.5万英镑的价格售出。 觉是轩的联合创始人戴维·普里斯特利(David Priestley)说:“常见的交易商都在这里,但他们可买的东西不多。”他还说,“中国这台吸尘器正在把东西从欧洲吸走。” 随着美国不再威胁要对中国古董征收25%的进口关税——此举可能有利于欧洲的艺术品贸易——伦敦高品质古董供应越来越紧张。 回归中国的古董通常很难再回来。英国拍卖行威立士(Woolley & Wallis)的亚洲艺术专家约翰·埃克斯福德(John Axford)说,那些从中国来到英国的文物,往往真假难辨。 “你必须非常小心才行。有很多赝品都有“古老”的标签和收据,”埃克斯福特在威立士于伦敦举行的拍卖前的预展上说,他展示了一只宋代青白瓷碗,估价在2000到3000英镑之间。这件文物来自一个西班牙的藏家,带有纽约交易商詹姆斯·劳利(James Lally)的标签和收据。为了辨明真伪,埃克斯福德打了许多电话,发了许多电子邮件,他给劳利打去电话,对方证实了这个青白瓷碗是其藏品中的“老朋友”。 “‘确定真假’是最难的部分,”埃克斯福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