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片/台湾比迪士尼更早拍神灯 土产叮当日人不知

点击次数:1304   更新时间2021-08-12     【关闭分    享:

(★“udn怀旧片”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农历春节档以往是片商最重视的年度第一黄金档,排定上映的影片绝对是最有话题、卡司最强或耗资最巨的大片。距今超过30年前,台湾影人就为了呈现出“天方夜谭”里的中东风光,前进约旦著名的“玫瑰古城”佩特拉拍片,比迪士尼“阿拉丁”还要早很多。

春节强片既然噱头挂帅,有特效场面的电影自然特别受欢迎。名导陈俊良堪称特效型春节贺岁片的专家,曾经以一部“新西游记”缔造超亮眼卖座纪录,虽然因为发行商抢院线的谈判问题,并没有挤上大年初一开始的春节正档、而从春节二档起上映,票房却出乎意料的惊人,赢过绝大多数的春节一档强片,掀起台湾的特效片热潮。几年之后,他将日本民间传说搬上银幕的“新桃太郎”不但开拍时受到日方高度关注,春节档在台上映亦再创票房佳绩,让日本片商将片子引进当地放映,打开热烈话题,于是陈俊良的下一步愈玩愈大,瞄准台湾观众熟悉的“天方夜谭”,打算到中东或是东南亚回教国家出外景,开拓国片新视野。

“天方夜谭”原作篇幅甚长,又采故事之中还有故事的“连环套”结构,台湾民众能够全部读完者少,也不是每个故事都熟悉,最广为人知的当属“阿里巴巴与40大盗”、“辛巴达航海冒险”与“阿拉丁神灯”这3段,因海上拍戏难度高、成本不易控制,陈俊良决定将“阿里巴巴”和“阿拉丁”两者合一,加强影片噱头,片名改为“新阿里巴巴”。当年报载,他前往中东与东南亚各国勘景后,决定到情势相对稳定、安全的约旦拍摄,那时的台湾影片从没到过当地,大队人马分成好几批分别前往,第一波人员就发生最重要的底片迟到没跟著来的问题,大伙儿暂时无法开工,而男主角齐秦为免中东食物不合习惯,早准备了一个月的方便面和罐头,偏偏他的行李也没到约旦,被迫请工作人员解救,靠他们的方便面先应急。

齐秦在约旦先是民生问题出现危机,应剧情需要又有吊钢丝之类的辛苦戏分,没尝试过的他被吊到胃抽筋又摔下来扭伤脚,大叹还是唱歌轻松。女主角杨林也没比较好过,因为约旦气候干燥,一直流鼻血,脸色变更苍白。齐秦和杨林这个组合对国片观众而言也还算新奇,两人都是歌坛当红金童玉女,也都是同家唱片公司,彼此在这之前都有过电影演出经验,却仍不算是“影星”,还是颇有新鲜感。陈俊良与表哥蔡扬名在约旦分成两组拍戏,当地民众闻风而来,争相要在片中客串或参与摄制,一来对他们而言有趣,二来也能赚钱,有时往往来的人数比需要的多,常有人败兴而归。但台湾剧组拍摄“天方夜谭”约旦人仍是很好奇的,也让这部片还未杀青,已经有中东国家对洽购版权很感兴趣。

经过第一周的兵荒马乱, “新阿里巴巴”之后的进度就顺利不少,甚至还超前,多达50位人员在住的方面可以将就配合,吃的问题就比较难勉强,他们特地租下旅馆内的厨房,由扮演阿里巴巴好友的童星安安随同到当地的奶奶负责掌厨,每天做50个人的三餐,被戏称“回台湾以后可以开餐厅”。这片子也有香港投资,资方之一曾志伟也亲自参与演出,饰演阿里巴巴贪婪、有小聪明却无好记性与大智慧的哥哥,这位哥哥的名字也让曾志伟想了很久,希望观众一听就觉得很搞笑,最后灵机一动,就叫做“阿里妈妈”。片中除了约旦外景外,40大盗珍藏金银珠宝的山洞也是重要场景,剧组则在中制厂搭景,配合约旦画面交替使用。

虽然陈俊良对“新阿里巴巴”很有信心,想再次创下特效神话片的新高峰,可惜春节的儿童、青少年市场有限,“新阿里巴巴”碰上昔日合作伙伴摄制的“新桃太郎”续集“桃太郎大显神威”同档对打,彼此瓜分,“桃”片又占了卖座片续篇的优势,最后打赢“新阿里巴巴”,可是两部片票房加总约略比“新桃太郎”多出一些些而已,显然并没有吸到新的客层。如此大手笔又特别的“新阿里巴巴”,因卖座失利,台湾影坛就再没多少人前进中东摄制,使得这片显得难得。

“新阿里巴巴”中的神灯精灵,名字让台湾观众绝倒,叫做“叮当”,资深观众会知道这是日本著名漫画“哆啦A梦”早年的译名,反正精灵可以达成主人的愿望,就像叮当能拿出不同不样的奇妙道具让大雄完成心愿一样。叮当曾是台湾儿童、青少年最爱的日本漫画人物,却因为台湾有很长时间不能播映含日本文化色彩的节目,使得漫画原著能在读者间风行,动画卡通始终在台无法亮相。

没关系,台湾早年曾是著名的动画代工王国,不少卡通公司的技术上深获肯定,因此既然日本原版进不来,台湾总能自己拍摄经过改编、更适合本土文化的“叮当”电影,因此这部“叮当大战机器人”就诞生了。由台湾影人编写的剧情包括大雄的父亲因怪博士发明的机器人过于万能而失业,大雄靠著叮当的道具让机器人变慢、出错,父亲又重新得到工作,却让怪博士决心办机器人博览会,让机器人互相比较自己功能来扳回一城,竟又被叮当打败,最后气得要打造大型机器兽毁灭世界。

这部卡通锁定的观众,当然是台湾的叮当迷,自是儿童为主,不巧当年的贺岁大片中,就有斯皮尔博格票房横扫全球的“外星人”,不只主打同一批群众,ET对大人也很有吸引力,不像叮当比较儿童取向。“叮当大战机器人”抢戏院的手脚也慢人一步,台北市排定的院线相当不佳,那年春节头几天又刚好阴雨绵绵,小朋友要外出看片十分不易,所以这部片就很快消失在戏院中,也没让电影公司大赚一笔,下片后只有曾经在图书馆播放的纪录。之后台湾开放日本影片播映,正版哆啦A梦都能正大光明推出,更没人要山寨版本,“叮当大战机器人”并没推出过影音产品也没在电视台重映,上片当年发行的录像带陆续失传,现在已经变成一部绝版电影,早几年传出有网友手上还有影带珍藏,也只限私家播放,不对外公开,变成一部另类的“梦幻逸品”。

(★“udn怀旧片”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